哀悼和悲痛的阶段是普遍的,各阶层的人都会经历这些阶段。当一个人面对自己的绝症、失去一段亲密关系、或者被珍惜的人或动物的死的时候,就会产生哀悼的情绪。Elisabeth Kübler-Ross 在她1969年的著作《论死亡与临终》中首次提议,正常的悲痛有五个阶段。

当我们痛失亲人的时候,会花不同的时间,以不同的程度,经历各个阶段。这五个阶段没有特定顺序。我们时常会反复经过几个阶段,直到能够平静地接受死亡为止。我们许多人得不到足够的时间,以达到悲痛的这个最后阶段。

亲人的死,或许会激发你评估自己对死亡的感受。每一个阶段中,有共同的一丝希望:只要有了生命,就会有希望。只要有了希望,就会有生命。

许多人并不会依照以下的顺序经历这五个阶段,但是这也没关系。理解这五个阶段的关键,不是感到你必须经历所有的阶段,而是将它视为引导你经历悲痛的过程,帮助你了解你的处境。

请记得,每个人哀悼的方式不一样。有些人会把情绪表现出来,也有些人会内心哀悼,可能不会哭出来。不要批判一个人如何经历悲痛,因为每个人的经历将会不一样。

1. 否认与隔离(Denial and Isolation) 得知自己得了绝症或者亲人之死的消息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否认状况的真实性。这是一个将汹涌情绪合理化的正常反应。我们将言语阻挡开来,避开事实。这是一个暂时性的反应,帮助我们度过第一波伤痛的情绪。

2. 愤怒(Anger) 否认与隔绝的掩蔽效用开始消失的时候,现实和其苦痛会重新浮现。我们还没准备好。强烈的情绪从我们脆弱的核心往外反射,以愤怒表现出来。愤怒可能是针对无生命的物体、陌生人、朋友或者家人。愤怒也可能是针对临终或者已经逝世的亲人。我们理智上知道那个人不应该被怪罪,但是情感上却怨恨那个人使我们伤痛,或者离开我们。我们因为愤怒而感到感到惭愧,而这使我们更愤怒。 诊断病情,却无法治愈它的医生,可能成为一个很方便的代罪羔羊。医疗专业人士每天都得处理死亡与临终。但是这并不能让他们免疫于他们病人的痛苦以及哀悼他们的人。 不要迟疑于要求医生给你多些时间,或者要求他再解释一次你的亲人的病情细节。可以安排一次特别的预约,或者要求他在一天结束之前打电话给你。要求他清楚地回答你的有关诊断和治疗的问题。要了解你所有的选择。不用着急。

3. 讨价还价(Bargaining) 无助和脆弱情绪的正常反应,就是试图夺回控制: “要是我们早点寻求医治……” “要是我们向另一名医生寻求第二意见……” “要是我们对他们好一点……” 我们可能暗地里和神或者在上掌权者谈判,试图延迟必然的事物。这是一个较弱的防御,以保护我们面对痛苦的现实。

4. 抑郁 (Depression) 和哀悼有关联的抑郁有两种。第一种,是对于痛失亲人的实际影响的反映。这种抑郁充斥的是悲伤和后悔。我们担心费用和葬礼的事。我们担心自己因为悲痛而忽略了仰赖我们的人。这个阶段,只需简单的澄清与安慰,就能缓和。我们或许需要一点有帮助的合作,以及几句善良的话语。第二种抑郁,比较微妙,在某个形式上也比较私人。这是我们默默地准备和我们的亲人分离、道别。有时候,我们所需要的,只是一个拥抱。

5. 接受(Acceptance) 悲痛的这个阶段,不是每个人有幸能够达到的。死亡可能很突然,而我们也有可能滞留于自己的愤怒或否认当中。抵抗必然的事,拒绝自己恢复平静的机会,未必是勇敢的标志。这个阶段,以退缩和平静为标志。这不是一个快乐的时间,而且要从抑郁分辨开来。

患上绝症或者年老体弱的亲人,似乎会经过一段退缩的最后阶段。这不意味着他们知道自己死亡将近,只是意味着他们肉体上的衰弱,可能足以造成同样的反应。他们的行为,意味着达到社交有限的阶段是正常的。我们临终的亲人表现出的尊严和风度,可能就是他们给我们的最后礼物。

应对丧失之痛,最终是个非常私人、非凡的经历。没有人能帮助你更轻易地度过这个时期,也没有人能理解你所经历的所有心情。但是,别人可以和你同在,在你经历这段过程的时候帮助安慰你。你能做的最好的一件事,就是允许自己感受迎面而来的悲痛。抵抗悲痛,只会延长复原的正常过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Motor Vehicle Accidents

Our experienced psychologists and psychotherapists understand the challenges that the survivor would face after an accident. We assess the psychological impact of motor vehicle accidents (MVA) and ens

LingYu International Psychology Centre©2020